NO MAN’S LAND,REMAIN FOREVER

Q_ Q_   评   舞台映像|英美剧院现场   2017-08-06 19:33:02 0

       第一次接触荒诞派戏剧,加之高清放映的新形式给此次观剧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。为表现人生的荒诞不经,作者哈罗德任意破坏、支解、割裂传统的戏剧结构、语言、情节上的逻辑性、连贯性,剧中以大段自说自话旁若无人的自白取代角色互抛话题的对话互动,不交代前因后果,只在只言片语之中透漏出点滴线索让观众去猜测去拼凑去想象,并在脑海中串联出剧情,整场话剧突出了演员的自白,黯淡了舞台的背景,在荒诞中品味出人生百态。       在话剧开始之前放映的是幕后花絮,大到整个话剧的规划设计,小到演员表演的形式、舞台、服饰和装饰品等的设计,从导演滔滔不绝的介绍和演员们的互相调侃中,我能感受到这场荒诞派戏剧与传统戏剧相比所具有的独特魅力。       该剧分为上下两幕,上一幕讲的是在一所豪华房屋里,六十多来岁的赫斯特正在款待他从酒吧请来的客人斯普纳,斯普纳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不断感谢赫斯特请他进来喝酒,并旁若无人地在酒柜前来来回回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威士忌,并情不自禁地将之捧在怀中不肯撒手,甚至连帮赫斯特斟酒时都忘记威士忌正安稳地躺在自己的臂怀之中。斯普纳一边和赫斯特干杯,一边祝愿着健康长寿,其中的荒诞意味再明显不过。微醺之中,斯普纳吐纳心声,一边自嘲着自己的滔滔不绝,一边反讽着赫斯特“How bald he was”,带有些许放肆的攻击。酒过几巡,赫斯特醉倒在地,缓缓爬了出去,斯普纳主动关上门,展现出一副击退“敌人”的洋洋得意的姿态。之后,赫斯特的仆人福斯特与布里格斯相继进来,否定了斯普纳是赫斯特朋友的谎言,在斯普纳与福斯特交谈中,赫斯特穿着睡衣重新出场,说自己的梦中回到了青年时代,并与斯普纳展开了胶着的对话,最后他被布里格斯带走了。福斯特看到主人溃败离场,他便厉声警告这位“新来的家伙”,他的藐视以第一幕的结束时的突然关灯抵达顶峰:“Listen. You know what it's like when you're in a room with the light on and then suddenly the light goes out? I'll show you. It's like this... ”斯普纳被抛弃在空无一人的黑暗里,直到天明。       下一幕中,布里格斯为斯普纳带来了早餐,并向他讲述自己与福斯特认识的经过,斯普纳称自己是诗歌评论家,然后,赫斯特与布里格斯进来,他与斯普纳打招呼,和他说起他们一起在牛津的时光,并说自己引诱了斯普纳当时的女友;斯普纳则说自己与赫斯特的女友关系嗳昧,两人相互谩骂,还就对方艺术水平反唇相讥,最后赫斯特陷入了感伤之中;斯普纳再次请求留下为赫斯特服务,还许诺为他召开诗歌朗诵会,而赫斯特则要求换个话题,他重新陷入独白中。与上一幕中的沉默寡言相比,下一幕的赫斯特似乎转变了许多,他畅所欲言地讲述着自己的生活。       也许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,观看《无人之境》时的最大挑战就是作者对传统时间概念和记忆概念的肆意颠覆:赫斯特与斯普纳年轻时是否真的认识,斯普纳是否真的勾引过赫斯特的老婆?一切近乎荒诞的言论和动作夹杂着复杂的情感,时间与记忆仿佛不那么重要。如奥尔芒所说, 在看该剧时说:“ 你根本无法弄清哪些是真正的记忆, 哪些是被时间流逝所改变的回忆, 哪些又是出于策略性目的而被扭曲的无效性记忆。”然而这也正是品特希望通过他的戏剧告诉我们的——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。正如剧中的一段话所说:“No man's land...does not move...or change...or grow old...remains...forever...icy...silent.” 首页 > 社区 > 舞台映像|英美剧院现场
分享 0

抢个沙发

图片
    qg999